comment 1

House News closure was no business as usual 恐懼的氣候

譯:Sally Kwok   英文原文刋於 SCMP, 4 Aug 2014

兩個禮拜前的星期六,我收到主場新聞一位編輯發來的信息,「暴風雨已來臨,你的寫作一定不能停止。」我上網查看,一向首先躍入眼簾的新聞版面已不復得見,只登載著一封蔡東豪留給讀者的告別信。主場新聞關閉了。

蔡東豪由「恐懼」開始寫起。他說香港在壓力和監控、到處瀰漫的白色恐怖下變了。他談到他常要去內地公幹,而過境時那恐懼感每況愈甚。不尋常地,他在恐懼的命題下提到了家人。

他的告別信字字句句圍繞著恐懼。才兩年光景,主場已成為了香港其中一個最大的網絡新聞平台,每天有超過30萬個獨立讀者。但它卻在不正常的社會及市場氣氛下運營著。他寫道:「不僅只香港的核心價值畸型化,就連市場也是如此。」

相信主流媒體,包括這份報紙(注:南華早報),必會報道主場關閉是因為業務失敗。

差不多一個月前,我以嘉賓身份參加了主場成立兩週年的慶祝晚會。那晚播放了一套靜態宣傳短片,介紹主塲四位知名博客。我有幸是其中一位。

當晚明顯被樂觀的氣氛籠罩著。經濟學人很快就會頒發一項香港最出色的獨立新聞平台予主場。還有一位嘉賓——一位來自歐洲主要報紙的亞洲編輯,他之前做了一項關於七一遊行的研究。他吿訴我,香港現時出現了「既緊張又負面、但又充滿希望的情緒,而沒有哪個地方比主場更能表達出這些現象。」

雖然主場尚未達到收支平衡,但據知這些虧損都是可以接受及在預期內的。年頭與蘋果日報的合作告吹後,確實令財政有點緊張,但我被告知新的收入來源已經開拓,預料能填補之前流失的生意。

得而且確,一個禮拜前蔡東豪及主場一高管才吿訴我主場的財政正常。他們說,全香港最大的三個廣吿客戶一一平治、寶馬與奧迪, 都在這裡下了廣吿。

作為它的博客,我並沒有關於主場財務的內部詳情。我不能肯定主場在一個月後的今天並沒出現財困。或者它真遇到困難了。但若真的如此,究竟是甚麼令情況如此迅速惡化,市場扭曲如此來勢洶洶,而令主場被迫關閉呢?

身為一位香港人,我對主場以及它所代表的價值深感自豪。在它的成功裡,我看到了香港人在有需要時團結一致,共同展示出無比的奮鬥精神及決心。那就是我們一向引以為傲的香港精神--在危難中尋求機會,在困境中自找出路。

主場新聞的成立並非純為商業決定。不論是真是徦,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,越來越感到主流媒體再也不能自由地發表香港的多元意見。主場因應這些憂慮而起。

主場是沒既定編輯立埸的公開平台。它歡迎各類不同的意見。它也比其它競爭者透明,除了淸晰提供文章來源的連結外,對它所得到報酬或供文的相關公司也從不隱瞞。

許多香港人包括我自己,常覺得個人經歷跟主流媒體報導的有所出入。主場的崛起提供了另類思考角度。而這些角度,往往是來自普通人而非收費或專業作者。

作為主場其中—位作者,常有人問我它是否與泛民或黎智英有關連。答案是否定的。也有人問,我對民主改革的意見及對香港的看法是否有任何地方經過主場塑造,答案同樣也是否定的。我供稿予主場是因為它給我機會自由書寫。我的文字基本上不經修改,而這常令我戰戰兢兢。主場從沒試過有形或無形地,讓我感到壓力而自我審查或畫圈作文。這看似不甚專業的手法,卻很配合讀者的胃納。

當佔中的政改全民投票得到空前投票率後, 大家都預計主場或會受壓而被禁聲。我上一次與蔡東豪午聚,是在遊行那天。當時他並沒顯示遇到困難的跡象。

兩個禮拜後情況有些變了。我在私人電郵信箱收到一條信息,吿訴我帳戶曾多次被一內地伺服器侵入。這是我首次收到這類信息,所以我向人求助了。我依建議換了部新電腦,而這事也呈報了主場。

幾天後,我約了主場的一位編輯會面。他著我別上公司而去附近一家餐廳會面。我們坐下後,他遞了一張紙條給我,上面寫著「暴風雨」。他示意我不要隨意講話或發問。我意識到「打擊」、「大量」及「不安全」,但詳情欠奉。

在之後的那些會議裡,對話仍然十分小心翼翼,間中有一些奇怪的字句,如關於在內地的「調查」。當時我預感「氣壓」已經抵臨,只待暴風雨的襲擊。這是我最後的判斷,直至看到蔡東豪那封關於主場關閉的告別信為止。

主場的關閉實在有太多出乎意料之處,因此它不可能是純粹的商業決定。它必定為香港的新聞自由帶來更多疑慮。幾乎可以肯定地説,這股令主場關閉的壓力(姑勿論它的詳情及行事方式),即使強如蔡東豪,也不能預期及抵禦。

令我憂心忡忡的是,香港作為一個市塲及做生意的地方,現在要面對這類扭曲;市民要承受一些處事方式而感到恐欋。兩種情況都會令這城市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受到極大衝擊及危脅。

Filed under: Politics

About the Author

Posted by

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, Evan is a writer, essayist and commentator. He has written and been published on a broad range of topics, from art, literature and aesthetic, to social and political commentaries, with a particular focus on issues of culture and identity.

1 Comment so far

  1. Pingback: House News closure was no business as usual 恐懼的氣候 | 主場博客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